冰雪旅游推广联盟执行秘书长:雪乡错在哪里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作者:葛磊,中国冰雪旅游推广联盟执行秘书长,兼任清华大学国家形象传播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客座教授。

2018新年伊始,一篇名为《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!》网贴火了,杀伤力惊人,一时之间对于雪乡的讨伐铺天盖地。

传播学上有个说法叫“沉默的螺旋”,大意是说,愿因亲戚亲们 全是表达两种相同的观点,那愿因被孤立的观点就宁愿取舍 沉默。

表达愤怒和批评是两种潮流所向,你这名 集体的愤怒,在将雪乡推向一有一个深渊,雪乡有愿因会被毁灭吗?有。被谁毁灭?大多数人会说被雪乡人所大家,我我应该 说,也是被点燃、被引导、被激化的大众的情绪。

你这名 情绪愿因全是一天多日 了。黑龙江知名的旅游达人冰城馨子老师谁能告诉我:她写过、赞美过都如此多地方,从来全是别人为她点赞,当她写了雪乡,且说“雪乡变得都如此好”时,被却说人在评论里给骂了。却说,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日后,也做好了被骂的准备。

和亲戚亲们 讨论几块大现象。

第一有一个大现象:雪乡有错么?

肯定有错,且错的全是一天多日 了。雪乡的“黑心”、“宰客”、“坐地涨价”等新闻每年都见诸媒体和网络。两种意义上,雪乡是旅游界的“暴发户”,近些年在摄影师、综艺节目、网络的助推下,更慢窜红,但雪乡旅游的服务和设施却都如此跟上知名度的暴涨,欺客宰客的事件频发,让雪乡蒙上了“黑心炕”的骂名。这骂名不亏,这是雪乡为所大家的野蛮生长付出的代价。

第3个大现象:是所有雪乡的人都错了么?

在此次事件中,有个被隐去姓名的雪乡工作人员,他对《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!》作者留言如下:“雪乡经历了十八年的发展,从默默无闻到全国闻名,亲戚亲们 林区的三代人付出了却说的艰辛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就,亲戚亲们 承认2014年碳酸岩林全面停伐日后,林区人民一下子从第一产业过度到第三产业,位于着其他大现象,伐木到服务,亲戚亲们 一个劲在学习和进步。”

“亲戚亲们 管理者、经营者、服务者并非 一无是处,每天工作到午夜,一有一个月的时间周而复始,过年非要陪在亲人身边,雪花沁透了执法队员和景区民警的棉衣,亲戚亲们 依然坚守在街上,严格执法,热情服务。我今年28岁,我的孩子9个月大,我非要陪在她身边,我一有一个月工资2500,和我一样的同龄人有好多奋斗在旅游一线,亲戚亲们 为了那此,否则为了家乡更好,我以所大家的名义,请求您,给我一次(道歉的)愿因。”

写一篇理性的文章不该煽情,我否则想从中为亲戚亲们 解读几块信息:

其一,雪乡的主体经营者是“失业”的林区工人。(当然全是林区工人把房子租给了外来者经营)。在全国性的停伐日后,那此远处偏僻山林的、习惯了干体力活的“粗人”,猛然干起了服务业,拐弯特别大,但旅游对于雪乡而言,绝对是个民生产业。

其二,雪乡在努力扭转“黑心”的形象。网络尽可不能能 查到雪乡今年的“严厉整顿”最好的妙招 ,我了解的,雪乡用了一有一个最“笨”的最好的妙招 ——组建了几十人的工作组,2所大家包十家,严堵违规经营。雪乡依然有害群之马,但可不能能 肯定地是,都如此少了。给所有的雪乡人带上一有一个永久的“黑心”的帽子,绝对不公平。

第一有一个大现象:否则雪乡错了么?

肯定全是。雪乡的“黑”,是两种大现象,甚至是两种规律。你这名 黑在北京的八达岭、在云南的丽江、在海南的三亚,全是鲜见,而那此地方全是一有一个共性——是旅游知名度很高的地区。

这里要稍微吊一下书袋。中国的旅游,日后长期位于观光游阶段,尤其在旅游热点地区,游客蜂拥而来,游客与目的地的关系是“一期一会”——游客和目的地都潜意识里认为彼此的相遇非要一次,都如此足够的时间建立信任,于是,目的地对游客实施了多发的、整体性的欺骗式消费,而游客也往往对目的地严重不足足够的了解和尊重(不文明旅游的成因之一也与此有关)。游客和目的地之间,逐渐形成了两种相互戒备的“博弈”关系,目的地的商家各种耍心机,游客各种躲陷阱,旅游的过程相当不轻松。

这是旅游发展的一有一个普遍大现象,只不过轻重程度不一。随着旅游逐渐成为亲戚亲们 的两种生活最好的妙招 ,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费升级倒逼进行供给侧改革,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间的关系必然会经历一有一个重构的过程,无论对目的地还是旅游者,全是履行“负责任”的旅行,力求建立两种相互信任的关系,包括雪乡在内,这是一有一个必由的发展方向。

第3个大现象: 雪乡该如可纠错?   

不少人说,哪儿非要看雪啊,非要到雪乡去!

在这里,作为中国冰雪旅游推广联盟的执行秘书长,作为一有一个看得人过中国几乎所有省份的雪景和数3个国家雪景的资深旅游者,我可负责任地说:中国,乃至世界,非要一有一个雪乡。

雪乡的雪有极为独特的审美意义,不否则大——阿勒泰的雪和俄罗斯的雪比雪乡谁能谁能告诉我大到哪里去——否则两种惊人的美,愿因自然的造化,雪乡的雪粘稠度极高,要能随物赋形,形成奇异的雪蘑菇、雪桌子、雪豆腐……网络随便一搜的照片都可不能能 证明。

却说,雪乡的未来不愁都如此游客,愿因它是稀缺的、具有唯一性的资源。关键在于,雪乡的未来取舍 两种那此样的发展模式。

国内最成功的度假区,乌镇和古北水镇算一有一个范例,而这有一个项目最核心的成功经验,否则公司化的统一建设、统一管理、统一经营。你这名 模式适合雪乡吗?适合,但都如此。愿因乌镇和古北水镇在进行开发日后,愿因由政府出面防止了产权大现象,为后续的整体商业开发奠定了基础。雪乡的房屋产权在老百姓眼前 ,互近林业产权归属于森工总局,且雪乡的开发不仅受到产权的制约,还受到国家林业保护法规的制约。都如此一有一个政府主导的大的体制破局,都如此一有一个有魄力的商业开发主体,都如此一有一个关键的灵魂人物,都难以走通这条路。

雪乡的开发,可预见的相当长时期内都都全是一有一个动态平衡的格局——在林场工人、经营商户、外来企业、森工总局、地方政府之间,形成两种相互依存、协同发展的利益并肩体。

对整个黑龙江而言,雪乡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,破局的关键在于:一方面,要实现雪乡的业态和服务升级,限制雪乡旅游人次,提升客单价,增强游客满意度,让游客心甘情愿多花钱;所大家面,要打造更多的“雪乡”,更多冰雪旅游的新秀目的地,比如漠河的北极村,比如齐齐哈尔的雪地丹顶鹤,比如伊春的冰雪森林、库尔滨雾凇,比如黑河五大连池的火山冰雪温泉……那此还都鲜为人知,多推推那此地方会给黑龙江的冰雪旅游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后记:

在亲戚亲们 圈看得人四川著名的旅游媒体人勒克儿老师刚去了趟雪乡,我问他感受如可,也许:“我报的自由行品质团来回多日 费用23500元,赶脚基本靠谱。东西是贵。我女孩子在雪乡想拍一张零下三十度冰天雪地吃马迭尔冰棍的装13照,一问10元每根,我给女孩子说哈尔滨最多5块,并非 呢?她说,贵5元就贵5元吧,难道为了每根冰棍道具所大家从哈尔滨背来雪乡?谁叫我特想得这儿瑟呢?却说呢,景区内其他东西贵是合理的,比如你旅行沙漠忘带水了,有水卖10元一口你喝不?”

冰城馨子老师也跟也许:“《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!》的作者敢另一有一个 写,我相信他经历的是真实的(但写的旅游中心方便面500元,而我在雪乡生活食品供应中心看得人的标价是6元),而亲戚亲们 那所大家看得人雪乡在努力变得更好,也是真实的。我倒着实这次对无良商户的惩罚,还是太轻,手腕要更重,让那此利欲熏心的害群之马不敢再都如此害游客、害雪乡。”

关于所大家,非要声明:评论雪乡,我做非要完整性客观,愿因近几年我在承担黑龙江旅游的品牌营销策划,是黑龙江旅游的“利益相关者”。我我应该 取舍 沉默,都如此任何人授权我或请托我代表黑龙江说点那此,但我忍不住想说——也许的一切,都否则为了雪乡能变得更好,黑龙江的旅游能变得更好。